中国职场人体味另类年关

  点击数:762  发布时间:2011-12-27 17:29

  中国人习惯将年底称为“年关”。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旧例在农历年底结账,欠租、负债的人觉得过年像过关一样难,所以称为“年关”。对于现代职场人来说,自然不会再为这些事烦恼,但在不少人眼里,“年关”有着新考验。

  “年底了,实在太忙,前两天在单位电梯里遇见老婆,脱口而出的居然是一句"你好"。”小卫这样描述自己最近的状态。

  这位不愿透露名字的市场部经理和妻子都供职于北京一家知名的跨国IT企业,尽管对于早出晚归和出差、加班等早已习以为常,但年终骤然加快的工作节奏仍让两人觉得有些“晕头转向”。

  小卫坦言还来不及反省一句“你好”带来的尴尬和震惊,先咬牙坚持,因为“谁都不想辛苦一年取得的业绩在最后这段时间出问题。”

  和小卫夫妇的“晕”相比,在一家私企从事财会工作的师楠最近比较“烦”。

  未来的一个多月,圣诞、元旦和春节将接踵而至,这让他面对办公桌上的财务报表和只写了个开头的工作总结时怎么也提不起精神。

  “老板一个劲催着交报表,总觉得时间过得慢点就好了。但一想到下个月有半个多月的休假时间,又希望睡一觉起来就放假了。”他说,这种纠结让自己总是莫名其妙地烦躁。

  基层公务员隋欣的感受是“累”。作为天津市红桥区邵公庄街道办民政科的副科长,这个年底他除了必须向红桥区民政、劳动和残联部门上报报表,还需要对下辖居委会进行年终考核。在元旦和春节期间,他要组织民政科的工作人员,准备好给困难人员送钱、供暖,发放物价补助等预案。针对可能得重病、大病的人员,他们必须拿出可操作的实践方案,以备临时救助。

  “最近的工作压力非常大,回家后基本什么都不想做。”隋欣说。

  也有犯“愁”的人。今年7月刚入职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的田聪告诉记者,自己的工资虽然不高,满足日常需求没有问题,但老家亲友受传统观念影响,很自然地以为在北京工作就意味着前途无量和钱途无量,这让其对回家过年既充满期待又心存顾虑。

  “这种期望太有杀伤力了。”田聪说,实在不行只能先借钱摆平一切,而且他现在也开始给父母报点忧,而不是只报喜不报忧了。

  这些状态被归结成一个逐渐流行的词语年终焦虑。心理学家认为,焦虑来源于压力。现代都市的工作和生活节奏逐渐加快,就业和升职的竞争日益激烈,年底阶段当考核、总结、规划以及应酬交际集中而至时,压力会集中爆发。

  “职场人士要学会放松。”长期从事工作压力研究的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院长许燕说,可以尝试着不要给自己提过高的要求,尤其是新人在工作方向不明朗和生存压力较大时,应该先暂缓考虑自己难以承担的责任。

  来源:新华网 



热点新闻
推荐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