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可能给中国互联网带来的十大变化

作者: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讲席教授
  点击数:206  发布时间:2020-02-18 11:43

春节长假即将过去,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宅在家中,大家最常见的动作就是玩手机,刷朋友圈和看微信群,每个人心情很跌宕。不是愤怒得手脚冰凉,就是感动得热泪盈眶。但无论如何,我们在移动互联网上有更深的感受:同生一世,我们是一个生命共同体。 

长期从事互联网工作,本人注意到一个现象:国家每遇到一次重大的灾难,中国的互联网就出现一次飞跃式发展。1999年,美国军机轰炸我驻南斯拉夫使馆,中国互联网诞生时政类BBS,互联网作为媒体登上中国的历史舞台。2003年,“非典”横行,网络游戏、网络购物、即时通讯工具等迅速发展,BBS走向黄金时期,更重要的是许多人成为新网民,互联网普及率快速拉高。2008年,汶川地震,举国上下众志成城,网络媒体在信息公开、社会动员等方面,显示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自己也登堂入室,成为公认的主流媒体。2020年,这场不期而遇的灾难,会给中国的互联网带来怎样的改变?

在抗击“新冠肺炎”短短这些日子,人们上网时长明显增加,互联网舆论场规模明显加大,各种网络应用多姿多彩,各显其能,互联网在当今中国社会的传播力、动员力、影响力再次爆发,我们不能想象假如没有互联网,这场壮烈的抗击“新冠肺炎”的斗争会是什么模样。尽管我们评估这场灾难给中国的互联网究竟会带来哪些意义深远的变化为时尚早,但风起青萍之末,综合这些天互联网的表现,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端倪。

首先必须指出的是,不管叫“上半场下半场”也好,叫“1.0,2.0”也好,有一点可以肯定,互联网正在加快从信息科技走向数字科技、从传统互联网走向智慧互联网。甚至可以这么说,此次举国抗击“新冠肺炎”是中国互联网进入数字科技时代的标志性事件。具体而言,“新冠肺炎”可能给中国互联网带来十个明显的变化: 

一、5G商用加速推进。 

“新冠肺炎”这种涉及亿万民众生命安全的重大公共安全事件出现,带来信息超大规模流动,也带来许多前所未有的需求,呼唤更大容量、更快速度的信道,为应对事态发展、打赢抗“疫”之战,提供更加安全、更加高效的信息服务。5G应用场景一下子变得更加清晰和更加可行,远程医疗、远程教育与远程办公等需求强盛且紧迫,5G加快落地已成紧要任务。反过来,随着5G的加速建设,远程医疗、远程教育与远程办公等应用将迅速普及,视频社交、视频办公等成为主流网络应用。  

二、ABCDEI数字技术进入大规模应用阶段。 

此次抗击“新冠肺炎”,数字技术大放异彩,成为战胜病魔的“新式武器”。可以预计,经过实战检验的人工智能AI、区块链Blockchain、云计算Cloud、大数据Data、边缘计算Edge computing、物联网IOT等数字技术(简称‘ABCDEI’数字技术),将在经济社会发展主战场加速应用实施。各种应用场景层出不穷,大数据、人工智能、边缘计算将在生产生活中大量应用; 云服务无处不在;机器人加快在繁重、危险的岗位上替代人类的步伐;AR、VR场景更加丰富、虚拟与现实深度耦合;无人机、无人驾驶汽车等在日常生产和生活中大量出现。所谓“产业互联网”,其实就是“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此次疫情结束后,我国产业互联网将加速推进。 

三、“数字鸿沟”有望加速填平。

全国14亿人居家隔离,现实世界的活动近乎停摆,线上活动成为主要方式,疫情刺激大量新网民涌入。随着“五环外”约3亿左右人口陆续上网,我国互联网普及率(现在为61.2%)将进一步拉升,逐步接近美日韩及欧洲互联网发达国家的水平(80%左右)。农民、农业、农村网络服务需求日益旺盛,我国互联网市场空前扩大,互联网全面“下沉”成为趋势。 

四、网络视频步入发展黄金时期。

在抗击“新冠肺炎”的进程中,网络视频不仅陪伴人们打发隔离期间的“无聊时光”,更是在信息发布、知识科普等方面发挥作用。短视频在平台盘整之后获得新的动力,发展空间明显进一步扩大。随着更多机构和专业人士进入,短视频制作水准提升,内容更加丰富多样、喜闻乐见。高质量的长视频崛起势头明显,内容付费被广泛接受,大量自制优质“网播剧”赢得更多观众和收益,传统电视台最后一块地盘被进一步侵蚀。《囧妈》“电影网播”的模式,标志着“网播电影”成为电影制作发行的新方向。得益于5G快速部署,短视频和长视频两翼齐飞,成为网络主流应用。网络音频平台稳步扩张,成为人们学习、娱乐新助手。家庭电视大屏互联网化、数字化进程加速,向家庭娱乐中心发展,从“看电视”过渡到“玩电视”。

五、电子商务整体升级换代。

崛起于2003年“非典”的电子商务,此次抗击“新冠肺炎”寻找到新的突破空间。大规模的国内外运营能力,和可以遍布境内每条大街小巷的渗透力,使中国的电子商务接近无处不在与无时不在,成为中国老百姓无论遇到怎样的紧急状况都可以依赖的生存生活伙伴,成为政府部门可以依靠的高效的配送、物流平台。基于算法,电商平台“比用户更了解用户自己”,服务更加精准贴心。网络购物跨平台导航资讯入口出现,网络视频购物兴起,直播带货方兴未艾,社交电商占领朋友圈,线下实体店生存空间进一步压缩。数字技术提升电商物流的效率和安全性,“智慧物流”建设全面铺开。

六、远程协同办公软件迎来新机遇。 

疫情让人们隔离,而工作不能停止。腾讯公司的“企业微信”、阿里巴巴的“钉钉”以及字节跳动公司的“飞书”等应用,均发力抢占地盘,具有新型数字技术的创新企业也可能成为“黑马”,市场竞争趋于激烈。远程协同办公软件迅速高清视频化、移动化,办公变得随时、随地。 

七、医疗健康网络应用红火。

一场大的疫情,更像是一次全民医疗健康公开课。疫情过后,全社会健康意识普遍提升。随着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提高,健康的概念从体魄健壮向心理强大延伸、从健身养身向修身养性延伸,身心健康成为高质量生活的追求。医疗、健康、健身、养身、保健、教育、培训等领域网络应用市场陡然放大,并将持续红火。 

八、网络媒体格局变革进一步深化。 

在众声喧哗和众说纷纭中,央媒新媒体从报道、评论、信息服务等多方面出击,努力夺取网络舆论场主导权。专业媒体异军突起,能量彰显,“意见领袖”地位巩固,显示互联网上自媒体野蛮生长之后,在人人皆媒的环境下,高品质新闻内容价值回归。自媒体本身进一步发育成长,在发展与规范中寻找平衡。亿万网民在隔离期间基本上生活在微信里。微信已经成为这个社会信息发布、社会成员沟通联络的主要平台,传播、组织、动员功能日显。微信本身,在强化短视频功能之后有望实现迭代演进,抢占视频社交的高地。微博的社交媒体功能更加凸显,在“新冠肺炎”这种举国关注的重大事件发生后,微博空前活跃。今日头条继续在国内外市场攻城略地,向着一个国际化互联网巨头目标挺进。 

九、互联网致力于良政。 

网上舆论规模达到历年峰值。互联网在政府与民众之间搭建起良性的沟通桥梁,在信息公开、民意表达、舆论监督等方面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网上不时有不实传言出现,但是在信息充分公开的前提下,网络舆论显现出对冲功能和自我净化功能,使虚假信息得以有效遏制。政府官员在网络舆论倒逼之下,有勇气承认错误并改正错误。互联网上,出现官民良性互动局面。此次舆情显示,不仅执政党面临过好互联网这一关的问题,每一个政府官员都面对“过关”的考验。政府有关部门和有关官员不妨反躬自省:是不是我们的沉默、失语,或者推诿、失职,让老百姓处于信息不对称之中,在自媒体真伪莫辨的信息中加剧了焦虑不安?满足人民群众“四权”(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提升政府官员的网络意识、媒体素养和舆论引导能力,成为提升政府执政能力一个重要任务,成为我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一个重要内容。学网、懂网、用网,走好网上群众路线,成为各级政府官员的必修课;信息公开和舆论引导成为必备素质。对各级政府官员舆论引导能力的培训将全面铺开。政务新媒体获得新的发展机遇。 

十、数字技术革新社会治理。 

数字技术在我国第一次较大范围用于应对公共卫生安全危机事件,作用明显,令人刮目相看。例如,打开“百度地图” App,点击疫情地图中的迁徙地图,搜索武汉,便可看到疫情爆发后,自武汉迁出的人员去向;根据“航班管家”统计,可以显示疫情爆发以来武汉出港航班的各目的地数据;曾出现在湖北境内的手机信号的迁移,曾在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使用过的“支付宝”客户此后的支付地,都能帮助有关部门追踪了解可能感染者的出行轨迹。疫情过后,“数字政府”、“智慧城市”的建设将“去虚向实”、“由点带面”,深入社会治理和服务方方面面。政府将更加自觉、更加主动地拥抱数字技术,数字技术将不仅视为拉动经济发展的新动能,更会作为推进社会治理的主要支撑来部署和建设。而且在应对重大自然灾害与重大公共安全事件方面,数字技术将发挥更大的价值。

来源于网络



热点新闻
推荐产品